1. 红色教育

      开国大将肖劲光,被毛主席特批为终身海军司令

      作者:任振杰 殷广翔 2019-04-02 11:51:43 来源:党史博采

        微信图片_20190330173324.jpg

        萧劲光(1903-1989)生于湖南省长沙市。青年时期,曾先后两次赴苏联,有机会聆听了列宁的讲话,学习军事知识。回国后,萧劲光无论是经受大革命的洗礼,还是在中央苏区的战斗;无论是忍辱负重的万里长征,还是留守陕甘宁的保卫党中央;无论是成为海军司令的艰苦创业,还是和林彪、“四人帮”的坚决斗争。科班出身的萧劲光,始终坚定沉着、从容淡定,体现了十足的“大将”风度。

        投身革命,长沙学习不淡定,莫斯科自愿学军事

        在湖南省长沙市美丽的岳麓山下,求学十分用功的萧劲光在很小的时候就得了一个诨号——书憨子。但认真学习的“书憨子”却对所学的内容挑三拣四,专爱读有关革命的书。1917年,14岁的萧劲光考上了长沙长郡中学。但长郡中学很快就成了军阀张敬尧的兵营,萧劲光不得不失学在家。不久,他又兴高采烈地跨进了美国人在长沙办的大学,因为这所大学只收伙食费。然而,大学里的课程又让他大失所望,每天几乎都在背诵圣经。他实在是难以接受,一气之下,不淡定的萧劲光竟把圣经课本摔在了地上。

        “五四”运动爆发时,长郡中学已经复课,萧劲光又回到了长郡中学。受“五四”运动的影响,长郡中学也组织了“救国十人团”。在宣读宣言时,萧劲光被帝国主义无端欺侮中华民族的行为所激愤,他义愤填膺,当场大声疾呼:岂有此理!并一拳打在了墙壁上,鲜血顺着紧握的拳头流了下来。1920年夏天,离毕业只有几个月的萧劲光,决定不要文凭而和他的同窗好友任弼时加入了俄罗斯研究会。

        俄罗斯研究会的总干事是毛泽东,萧劲光和任弼时听了几次课,就被俄国的革命所吸引,并很快成为俄罗斯研究会派出赴俄勤工俭学的第一批学生。1921年6月,当萧劲光到莫斯科时,共产国际正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他有机会聆听了列宁的讲话。大会后,萧劲光被分配到东方大学学习,第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根据个人志愿,他被选送到苏联红军大学学军事。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陈独秀到苏联后,听说萧劲光等人在学习军事,便大发雷霆,说:“现在中国还不存在无产阶级直接革命的形势。你们学军事干什么?想当军阀吗?”这一骂,又把萧劲光等人骂回了东方学校。


        微信图片_20190330173402.jpg

        ◆1921年1月,萧劲光与任弼时等人赴苏留学,临行前与送行朋友合影。后排右七为萧劲光。

        在中共第三次代表大会结束后,萧劲光等人响应党的号召,先后回到祖国。他被分到国民革命军第2军第6师任党代表。不久,萧劲光和师长戴岳率部参加了北伐战争。经过1个月的艰苦奋战,第6师于1926年11月8日力克南昌。随后,萧劲光又率第6师乘胜向长江下游进击。在参加杭州会战后,他们从皖南经宣城、高淳冒雨奔袭南京,于1927年3月19日进抵株陵关。第2军党代表李富春听说萧劲光他们到来了,高兴地赞叹:第6师赶到,南京即日可下。第二天,萧劲光就与师长一起到前线观察敌情,发现敌人的一线阵地极为险要,仰攻不易,决定集中兵力出其不意地袭击牛首山以东阵地。敌阵地被突破后,萧劲光又率部乘胜追击,攻占雨花台,最后和其他北伐军一道占领了南京。

        由于蒋介石、汪精卫的先后叛变,萧劲光不久就离开了第6师而奉命再赴苏联学习。这一次,他进入了专门培养高级军政指挥人员的托尔马乔夫学院。在学院,他不仅较快提高了俄语水平,系统学习了战术学、战役学、指挥学和正规战的战略战术和游击战的战略战术。而且也学习了革命的政治工作,可以说通过托尔马乔夫学院的学习,萧劲光成为了一个饱读兵书、科班出身的中国革命军人。

        微信图片_20190330173435.jpg


        ◆1925年,萧劲光受党组织派遣,任国民革命军第2军第6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

        1930年夏天,萧劲光学成回国后,便在闽粤赣军区任参谋长,开办教导队,亲自任教官,培训干部。不久,萧劲光又兼任闽西彭杨军事学校校长。他学苏军的样子,为学校设计了红领章,并推广到部队。他把部队表现好、作战勇敢、有发展前途的同志选拔到军校,按照苏军正规的方法进行速成培训,使学员的军政素质在短期内都有很大提高。

        科班出身的萧劲光,是充满朝气的,是浪漫的。然而随着战斗形势的发展,擅长跳俄罗斯水兵舞的他,在中国战场上遇到了严重的挑战。1931年初,中共闽粤赣省委坚持了比立三路线更“左”的王明路线,萧劲光和邓发一起指挥部队打了一些攻坚仗和消耗仗。从挫折和失利中,萧劲光逐渐体会到,在红军弱小和根据地不稳固的情况下打仗,更多地需要游击战和运动战,而不应与敌人进行盲目的阵地战和攻坚战。随后,萧劲光和邓发指挥所部一举拿下芦丰,并乘势攻克汀洲城和连城。新老红12军在汀洲会师后,合编为红一方面军第12军,萧劲光任参谋长。

        微信图片_20190330173510.jpg


        ◆萧劲光任彭杨军事学校校长时签发的毕业证。

        萧劲光不但有着丰富的军事知识,而且政治工作也十分过硬。1931年11月,他担任中央红军军事政治学校校长仅仅一个月后,被调往红5军团做教育、改编起义部队的工作。原来,1931年底,驻守宁都的国民党军第26路军一万五千多人,在赵博生、董振堂、季振同等率领下起义,组成工农红军第5军团,季振同任军团总指挥。为改造好这支军队,中革军委决定选派一批有部队工作经验、特别是有改编旧军队经验和出国留过学的同志去担任政治委员,萧劲光被任命为红5军团政治委员。

        从上任开始,萧劲光几乎走遍了3个军的每个师、团,和大部分团以上的领导谈了话。为培养骨干,他还抽调部分起义官兵到红军学校学习。为了把封建军阀思想极为浓厚的旧军队改造成一支具有无产阶级性质的红军队伍,萧劲光可以说是呕心沥血,煞费苦心。除了做思想工作外,他还调动一切积极因素,甚至动员毛泽东的夫人贺子珍表演独幕话剧。但由于一些官兵方法不当,仍在部分单位出现了不利于改编的谣言,甚至个别官兵不辞而别。面对复杂的局面,萧劲光在及时请示毛泽东后,运用耐心细致的“驳笋”(将真正反动的驳掉)式方法,而不是“割韭菜”(不分青红皂白一刀割)式的武力解决方法,经过近两个月艰苦的教育和改编工作,使红5军团脱胎换骨,成为一支真正的新型人民军队。

        忍辱负重,长征之前被判刑,娄山关保卫党中央

        在红5军团整编的时候,彭德怀指挥的赣州战役打响。由于受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指导,攻城部队经过1个月的浴血奋战,伤亡很大。赣州守敌还向城外出击,把红3军团的1个师包围了起来,中革军委急派红5军团增援。接受任务后,萧劲光和季振同等手持大刀冲了上去,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一时间大刀挥舞,杀声震耳欲聋,敌群血肉横飞,丢下累累尸体,狼狈退缩。红3军团被敌围困的师则转危为安。

        赣州战役后,萧劲光又在毛泽东、朱德的亲自指挥下,率领红5军团参加了漳州战役、水口战役、乐安、宜黄、建黎泰战役。这些战役都取得了伟大的胜利。经过多次战斗考验,特别是在水口战役中,无论是英勇顽强的阵地阻击,还是以排山倒海之势的冲击,英勇的红5军团官兵,在萧劲光的带领下,用鲜血浸染了阵地,用大刀刺向了敌人。他们先后阻击了敌人9个团的疯狂进攻,击溃了敌人20个团。进占赣南的国民党军粤系部队遭此惨败后,全部退出了赣南,使中央根据地的南大门得以巩固,同时取得了向北发展的条件,萧劲光改编的红5军团已经成长为一支真正的可以依赖的有战斗力的红军劲旅。

        为巩固新开辟的建黎泰地区,1932年12月,中共苏区中央局、中革军委任命萧劲光为建黎泰警备区司令员兼政委。不久,为打破敌人的第四次“围剿”,萧劲光又受命担任红11军政治委员,并于1933年2月率部大摇大摆地向黎川开进,成功将敌人诱至我包围圈,配合主力红军全歼国民党军第52师和第59师(缺1个团)。一个月后,萧劲光又率部成功地担任钳制和吸引国民党“围剿”军的任务,保证红军主力在宜黄的黄陂打了一个漂亮的山地运动战,再歼敌军2个师大部。国民党“围剿”军的整个阵线被冲破,红军取得第四次反“围剿”的重大胜利。

        第四次反“围剿”不久,蒋介石就发动了第五次“围剿”。面对严峻的情势,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冒险主义,拒绝打到国民党兵力比较空虚的闽、浙、赣边,而提出了“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错误方针,闽赣军区的兵力几乎全部调到东方战线配合东方军入闽作战。1933年的8、9月间,萧劲光奉命率领红3军团第6师的两个团围攻将乐。在围攻不下之时,又接到回调黎川的命令。萧劲光回到黎川时,闽赣省委、省政府已撤出黎川。在敌人大军压境、敌我力量十分悬殊的情况下,萧劲光提出了在运动中消灭敌人的方针,并部署了紧急撤退。敌人占领黎川后,“左”倾冒险主义的领导者仍坚持消极防御的方针,连续部署了硝石、资溪桥战役,血战数日,均告失败。接着又进行了浒湾战斗,也陷入被动。面对严峻的局势,“左”倾冒险主义领导人不是从这些失败中吸取教训,而是对不同意见的同志进行无情打击,使包括萧劲光在内的一大批同志受到了不公正的批判和斗争。他们以黎川失守的罪名撤了萧劲光的职,并提出了“反萧劲光机会主义”等口号。甚至还对萧劲光进行了所谓的公审,开除党籍和军籍,判处5年徒刑。

        微信图片_20190330173559.jpg


        ◆1936年,萧劲光长征到达陕北后留影。

        萧劲光被关押期间,毛泽东派贺子珍前去探视。贺子珍专门转达了毛泽东的话,说黎川失守是“左”倾军事路线错误造成的。你应该撤退,做得对。这给了萧劲光很大安慰。后来,有人主张杀掉萧劲光,毛泽东坚决不同意,王稼祥也拒绝签字。由于中央一些同志的保护,关押1个月后,萧劲光被派往红军大学当教员。1934年10月,红一方面军、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领导机关开始长征。红军大学改编为上干队,隶属军委干部团领导,萧劲光被任命为上干队队长。

        红军长征到达遵义后,中共中央召开了具有重大意义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为保证会议顺利召开,各主力部队分别扼守遵义周围的交通要道和关卡隘口,萧劲光奉命率上干队把守娄山关。娄山关是从川南通向遵义的大门,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当晚,就有一股敌人到达娄山关,但敌人发现红军凭险固守,加上在夜间,一时摸不清红军的虚实,便在山下乱放了一阵枪。萧劲光带领上干队沉着应战,持续了一阵后,敌人就悄悄离开了。第二天,红5军团的一个营来换防,萧劲光即带上干队回到了遵义城。当天晚上,周恩来接见了萧劲光,赞扬他们娄山关这一仗打得好,保卫了遵义,保卫了党中央。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在毛尔盖,中革军委决定任命萧劲光为红3军团参谋长。

        主动灵活,留守陕甘宁势如破竹,挺进大东北纵横捭阖

        抗战全面爆发后,为了研究与国民党军队共同抗日的政治、军事等一系列方针政策,中共中央准备召开一次政治局会议。毛泽东把选择会址的任务交给了萧劲光。接受任务后,萧劲光和另一位同志在1937年8月中旬,将会址选在了距洛川县城十几里路的冯家村,在这里召开了著名的洛川会议。洛川会议在出台了一系列大政方针的同时,决定组建一支留守部队,成立八路军后方留守处,以保卫党中央、保卫陕甘宁边区。同年12月,八路军留守处改为留守兵团,萧劲光任司令员。

        当时,边区的土匪十分猖獗,在23个县内,有大的土匪数十股,4000多人,两千多支枪。他们四处窜扰,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一些土匪甚至还摧残当地民主政府机关,破坏党的组织和群众组织,刺杀党政领导人和军队干部战士。因此,肃清土匪,巩固革命根据地,成为留守兵团的紧迫任务。但在采取何种战术上,萧劲光与曾任军事顾问的李德发生了争执。

        李德提出的平推战术,实际上就是派大部队齐头并进,并认为这种战术声势浩大,力量集中,易于见效。但萧劲光却不同意这种战法,他认为陕北高原地形复杂,土匪分散。今天把土匪赶跑了,部队一离开,土匪又会继续为非作歹。萧劲光对李德说,土匪狡猾得很,昼伏夜出,分散活动到处流窜,哪里会集合在一起让你打!我们的战术,一定要针对土匪的活动规律。萧劲光向毛泽东汇报了与李德的争论,毛泽东听后说:没有李德就不行吗?最后,萧劲光决定采取穷追猛打与堵截合击的战术。结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留守兵团就把陕甘边区的土匪基本肃清。共计消灭土匪30多股,生俘900多人,缴获1700多支枪。为此,毛泽东还专门向全国各抗战根据地通报了这一战绩。

        微信图片_20190330173628.jpg


        ◆1938年7月28日,毛泽东在延安同参加八路军留守兵团和陕甘宁边区保安部队第二次军政首长会议的全体同志合影。三排左五为毛泽东,左六为留守兵团司令员萧劲光。

        留守陕甘宁,在毛泽东身边工作,萧劲光受益无穷。毛泽东曾幽默地对萧劲光说:“劲光,你可是科班出身的第一个学军事的军事家啊。”惜爱之心溢于言表。1938年初,毛泽东专门问萧劲光,游击战争应当采取什么样的指导要领?萧劲光毫无保留地谈论了自己的看法。特别是他对主动性、灵活性和计划性这三个特性分别作了一一抒发。萧劲光后来才知道,这些讨论,是毛泽东酝酿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和《论持久战》两篇名著的准备工作。在《论持久战》中,毛泽东用了很大篇幅具体论述了抗日战争中的主动性、灵活性、计划性,并把这三个特性上升到了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高度。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八路军、新四军坚持了战略指导上的“主动性,灵活性,计划性,”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1945年8月,萧劲光被任命为山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但当他和林彪、邓华、李天佑等一行到达河南濮阳时,接到了中央“万分火急”的电报,他们不得不即时改道东北,贯彻执行中央提出的“向南防御、向北发展”的方针。10月,国民党军在东北确定了“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方针,意图首先集中兵力向南满根据地发起进攻,消灭南满中共军队之后,再全力北犯,以实现独霸东北的目的。针对东北的严重局面,中共中央和东北局决定成立南满分局,陈云任分局书记兼辽东军区政委,萧劲光任分局副书记、辽东军区司令员。

        微信图片_20190330173655.jpg


        ◆1946年,萧劲光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时,同副政委陈云在南满某地合影。

        国民党军在郑洞国的指挥下,集中6个师的兵力,于1946年12月17日从三面向南满根据地临江地区发动了第一次大规模进攻。按照既定作战方案,我第4纵队即时深入敌后,直插本溪、抚顺等地,转战在安奉路两侧“大闹天宫”。战斗仅仅10多天便攻克敌人据点10余处,歼敌3000多人。1947年1月2日,民主联军北满主力也开始了一下江南作战,迫敌不得不将一部分兵力北调。担任正面战场的我3纵乘敌兵力调整之际,立即开始反击,在4纵的配合下,于临江地区歼敌5000多人。在零下30多度的严寒下,萧劲光日夜往返于3纵的7、8、9三个师之间,了解情况,解决问题,鼓舞士气,他把自己的警卫班全都派到战斗部队。

        在此后一年多时间里,萧劲光和陈云等,或运筹帷幄,或奔走于战场,继一保临江胜利之后,又创造了二、三、四保临江战役的辉煌战绩,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军“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企图,迫使东北国民党军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经过夏、秋、冬季攻势,我军从根本上改变了东北战场的态势,为在东北战场决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后,萧劲光仍任副司令员。1948年初,随着东北人民解放军发起冬季攻势的胜利,国民党军不得不由全面防御转为重点防御,将统治区缩小到沈阳、长春、锦州等几个孤立的据点。6月中旬,东北军区决定成立第一兵团,任命萧劲光为司令员,萧华为政治委员,指挥新成立的12纵队和6个独立师,执行围困长春的“久困长围”任务。

        微信图片_20190330173723.jpg


        ◆1948年10月,萧劲光与萧华(左)会见率部起义的原国民党六十军军长曾泽生(右)。

        萧劲光与萧华等人指挥部队在长春城外方圆50里的地面上,以10万围城部队筑起了一个“城外之城”。经过历时五个多月的围城斗争,他们打退了城内守军的一次次突围,使其飞机不能降落,空投不能成功,南下不能实现,内外联系中断,10多万有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成了瓮中之鳖。同时,他们加大政治宣传的攻势,成功地策动了国民党军第60军军长曾泽生率部起义,以后又争取了国民党东北“剿总”副司令郑洞国率部投诚,和平解放了长春,创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采取“久困长围”的方法和平解放具有坚固防御体系的大城市的第一个成功战例。长春的解放,拔掉了我军解放东北腹地的一个钉子,使东北人民解放军可以全力筹划和进行辽西会战,从而加速了整个东北解放的进程。

        武汉解放后,中央军委让谭政、萧劲光等13人组成军事管制委员会,萧劲光任武汉市警备司令部司令员。在武汉市,他指挥部队与地方党组织密切配合,从收缴国民党警察武装及土匪武器,到取缔各种非法武装,为维护和安定社会秩序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1949年下半年,长沙和平解放后,萧劲光又被任命为湖南军区司令员,同时又身兼12兵团司令员、中共湖南省委委员、湖南人民军政委员会代主任、长沙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虽然工作千头万绪,但萧劲光凭着“科班出身”的过硬素质和过人的指挥艺术,不仅有力地领导和组织部队维护了社会治安,处理了众多政治经济生活中的重大问题,而且成功地指挥和完成了12兵团从中路进攻衡宝之敌的任务,保证了衡宝战役的胜利。

        再挑重担,初建海军任司令,劈波斩浪筑长城

        “为统一管理指挥各地人民海军及现有舰艇,调12兵团兼湖南军区司令员萧劲光同志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刘道生同志为海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这是中央军委于1949年12月下达的命令。萧劲光对这意料之中的命令,有自己的想法,此前,毛泽东已特地从长沙将他召到北京和他谈了话。萧劲光曾坦率地表示,自己是个“旱鸭子”,不懂海军,难以胜任海军司令员一职。但面对已经下达的命令,萧劲光还是离开长沙经武汉到达北京,开始了他30年劈波斩浪的海军工作历程。

        正像他担心的一样,萧劲光确实没有接触过海军,除了大革命失败后去苏联列宁格勒军政学院看过一次海军演习,坐过一次巡洋舰外,在他的记忆中,恐怕没有和海军打过任何交道。从陆军到海军,萧劲光走进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但他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开始了紧张的工作和学习。他首先就盯上了苏联顾问团,请他们讲课:从舰艇到航行、从装备到训练、从海军的基本知识到海军的发展未来。只有47岁的萧劲光,凭着他年富力强,潜心研究各国海军知识,为他作为首任海军司令,也为共和国海军的初建打下了基础。经过紧张而有序的准备工作,1950年2月,大连海校正式开学。1950年4月,在北京正式召开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领导机关成立大会。1950年5月,在萧劲光的筹划和关怀下,海军第一航空学校、炮兵学校、快艇学校、潜艇学校相继成立。到1951年12月,萧劲光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关于海军建设要打好基础的指示,形象化地提出要打好组织建设、政治建设和技术建设三个“桩子”。为了打牢这三个“桩子”,他要求每一个干部都要“拍胸脯”立志干一辈子海军,生活在海洋、战斗在海洋。他还提出了“保卫海洋国土,是我们的神圣任务”,“面向海洋、面向岛屿、面向战斗部队、面向群众”等口号。

        人民海军建立之初,武器装备不但少而且质量也差。1952年,萧劲光根据毛泽东“有计划地逐步地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的指示,决定必须首先做好两件工作:一是培养人才,提高技术;二是狠抓武器装备。在狠抓装备方面,他首先整顿和发展我国的造船工业,以解决海军装备的急需和长远发展。同时,他也强调从国外、特别是从苏联购买。经过萧劲光的多次谈判,海军于1953年6月,从苏联进口的武器装备有各种战斗舰艇143艘(其中10艘为成品,其余为半成品);辅助船舶84艘;各种型号飞机226架;几种口径的海岸炮108门。根据中苏达成的协定,中国还向苏联购买了一些技术图纸和一批材料、设备。


        微信图片_20190330173819.jpg

        ◆1955年9月,萧劲光被授予大将军衔全身照。

        根据现有的装备和我国造船工业的发展,萧劲光明确提出了海军装备发展的伟大步骤:第一步,争取国外援助成套材料、设备和技术,在国内装配制造,建立一定的基础;第二步,消化吸收国外技术,进行仿制,逐步做到材料、设备国内自给;第三步,立足国内,自行设计,使用国产材料、设备,完成海军第一代武器装备的研制。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人民海军不但在装备上有了明显的提高,而且建成了部分基地、码头、机场,使海军的海上战斗力量,从空中到海上、从水面到水下、从海岸到海岛,逐步形成了一个较完整的战斗体系。

        1955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度,萧劲光被授予大将军衔,同时被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1月,在中央军委总参谋部组织的大规模抗登陆演习中,海军专门成立了助理导演部,萧劲光亲自负责指挥。在为期10天的演习中,他指挥东海舰队、青岛基地、旅顺基地的登陆舰、护卫舰、潜艇、快艇60多艘,海军航空飞机60多架,8个岸炮连,一个陆战队营,总共7500余人,圆满完成了演习任务。1958年9月,萧劲光来到了炮击金门的前线,他指挥海军部队共进行了4次大规模的炮击,83次中小规模的炮击,4次海战。8月24日,我鱼雷快艇在海岸炮火的掩护下,充分利用夜幕,隐蔽突击,出敌不意,将敌“台生”轮击沉并击伤“中海”号登陆舰。9月1日采取萧劲光提出的“海上破袭战”战术,又击沉敌“沱江”号猎潜艇。海军的战斗力在演习和实战中得到检验和提高。

        再次受曲,“文革”中被诬“上了林彪贼船”,平反后更显将军风范

        正当萧劲光和其他海军领导全力推进海军建设的时候,1959年12月1日,在舟山以东海区配合训练的“418”号潜艇与“衡阳”号军舰相撞,潜艇沉没,38名艇员遇难。1960年1月12日,又发生了飞行员杨德才架机脱离编队,并在台湾东北部撞毁的事故。为了减少重大事故,根据萧劲光的指示,海军开展了安全运动,同时又从整顿部队纪律入手,进行了“三反”和整风运动。东海舰队发生的重大事故不仅震动了海军,也惊动了军委。1962年4月,军委派出了由总参军训部部长李作鹏、总政组织部副部长张秀川等组成的检查团来到东海舰队。

        军委检查团的工作结束后,李作鹏、张秀川并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海军工作。李作鹏任海军常务副司令员,张秀川为海军政治部主任。李作鹏坚持“政治搞好了,军事和其他工作自然就好了”的观点,使海军这一技术性极强的军种的正常工作和训练受到了冲击。“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萧劲光也被推到了“阶级斗争的风口浪尖上”。

        海军党委三届二次会议于1965年11月在北京召开。会上,林彪亲信李作鹏挑起了一场争论。他在会上大叫“突出政治,坚持四个第一”和“政治可以冲击军事”。而萧劲光等一些人则认为,海军坚持“四个第一”不是促进了军事训练,而是妨碍了军事训练。有的同志更尖锐提出,现在的海军是潜艇不潜,快艇不快,将来飞机还要不飞。1966年5、6月间,海军党委三届三次全体会议召开。会上,李作鹏将矛头直接指向萧劲光和苏振华,甚至要他们“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只因顾忌毛泽东对萧劲光的保护,才没有拿萧劲光开刀。

        微信图片_20190330173849.jpg


        ◆1967年6月,萧劲光在北京郊区参加麦收劳动。

        1967年1月,李作鹏一伙揪斗了苏振华、刘道生、杜义德等海军领导,名目上是“摧毁海军黑司令部”。但在11月召开的党委会议上,萧劲光仍然被公开批斗,批判的主要内容就是萧劲光反对林彪突出政治,推行单纯军事观点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打击李作鹏等“革命的领导干部”。之后,李作鹏一伙更以“群众组织”名义,印发了“萧劲光同志的错误言行一百三十条”,对他进行无端指责。

        虽然受到了大量毫无根据的批判和指责,但萧劲光仍然专心于中国的海军事业。1969年我国的核潜艇研制进入攻坚阶段,萧劲光从主持会议到深入基地,他在检查发射准备情况时,连营区的语录牌都认真看过。第一发导弹发射失败后,李作鹏等人是大发雷霆。在发射人员的努力下,第二、第三发终于发射成功。等李作鹏一伙走后,萧劲光留下来,和大家一道认真总结了发射失败的原因。1970年7月,我国第一个陆上模拟反应堆如期完成。在萧劲光和海军同志的共同努力下,同年12月,我国第一艘自行设计制造的核潜艇顺利下水。

        “九一三事件”的消息传来,萧劲光在震惊之余高兴至极。他在军委召开的会议上带头呼口号,拥护中共中央对林彪的处理意见,同时期待着党、国家和军队从此有一个转机。他逐渐感到,解放干部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因为这些干部是党的宝贵财富,海军建设的功臣。1972年3月,60名被错误批判的海军干部参加了海军领导机关师以上干部会议。但中央军委办公会议成员张春桥对萧劲光解放干部的举动极为不满,并打电话指责萧劲光不向他报告就作出决定,是违反组织原则。萧劲光解释说,这是根据军委和总政的指示精神决定的,并没有违反组织原则,但张春桥却怀恨在心。

        1972年7月,在海军党委的四届五次会议上,萧劲光认为要通过批林整风,认清是非曲直。但由于江青等人的破坏,使会议出现了很大曲折。张春桥等人先是指责萧劲光宣布解放60名干部没有向中央报告,继而又污蔑他“上了林彪贼船”,并按这一罪名,对他进行反复的批斗。大会小会,车轮战术,逼萧劲光承认上了“贼船”,并让他交代为什么在中共九届一中全会上投票选举时划掉张春桥、姚文元等人。但萧劲光只是从思想认识上作了检查,始终不承认“上了林彪贼船”。一个多月的折磨,使他心力交瘁,每天只能睡3小时的觉,心脏病反复发作。1973年1月,萧劲光被迫承认自己“上了林彪贼船”。

        微信图片_20190330173916.jpg


        ◆1979年6月,萧劲光在全国人大五届二次会议上当选为副委员长。

        尽管身处逆境,但萧劲光仍积极响应毛泽东“海军要搞好,使敌人怕”的口号,全身心地投入到海军的建设当中。粉碎“四人帮”后,萧劲光更以满腔的热情投入到海军的建设当中。他登海岛、下连队、走基层、进机关,时时关心着海军的战略地位、作战指导思想、基地工程建设、武器装备生产、部队训练、院校教育、编制体制以及兵役制度等。1979年5月,中共中央批转总政治部《关于萧劲光同志问题的复查报告》。报告指出:萧劲光同志是受林彪、“四人帮”打击迫害的,所谓“上贼船”问题完全是张春桥蓄意制造的一桩冤案,应当予以彻底平反。6月,在全国人大五届二次会议上,萧劲光被选为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遵照中央军委的决定,1980年1月,萧劲光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告别了工作整整30年的海军。萧劲光打破了世界海军史上任司令时间最长的纪录。30年来,他主持建立了北海、东海、南海三支舰队和海军航空兵,他领导创建了中国海军的许多个第一:创建了第一所正规的海军学校;组建了第一支快艇部队、第一个航空兵师、第一个潜水艇支队、第一个驱逐舰大队;研制了第一艘核潜艇。作为科班出身的共和国大将,萧劲光戎马一生、虎跃龙腾、功勋卓著;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刚正不阿、大将风范、千秋彪炳!

      thread
      Processed in 0.032(s)   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0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