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资讯前哨

      关中地缘文明突破与黄河文化复兴

      作者:石杰2022-03-03 21:03:23 来源:红心伟业

        关中,对于其定义或其自身的文脉来说,最主要就是渭河,整个关中的文脉都是沿着渭河发展的。而黄河文化,又主要是在渭河。关中以中华传统精粹文化为至上,是中华先民的主要聚居区,是人类率先迈入文明门槛的地区之一,号称华夏文明的基因库。典籍记载发现,从西周开始,至唐约两千年的历史进程中,中华文明的政治、文化、经济、宗教、军事、思想诸体系的形成,都是由“西安—洛阳”地缘东西轴心互动路线建构而成。其突破,则是以西安为中心,向西偏南,传播到新疆、西藏以及中亚、印巴地区;以洛阳为中心,向东折北,传播到我国的南方和台湾地区,甚至南亚地区,另外还有我国的东北地区以及蒙古和朝鲜半岛。可以说,黄河文化真正的脉络和内核,其实就是在这里。关中地缘文明,事实上,已成为中华民族心理认知的最基本参照坐标,成为中华民族及中华文明的主要象征。

        黄河,由清浅的小溪,从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狂跌突奔,高调入陕,沛然底气的黄土高原,便成为它的臂弯。我们的祖先,也就在这黄水与黄土的混融中诞生,中华民族从此也就有了主色调;在中华民族的魂魄里,也始终透射出黄河的气息和主旋律;而九曲黄河在宇宙洪荒中涌动,在日月轮回中积蓄,形成了独特的黄河文化,滋养着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点燃了人类最早的文明曙光,并在地域上,东迁南移,向周边拓展,最终汇入大海,且始终以中华民族文化的主色调,影响着东亚,走向了世界。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国家生命所系,实系于文化,而文化根本则在思想。从文明反思的角度来看,关键在于超越自己。即如何基于中国自身的实践,寻根与思考黄河文化,让我们民族的每一个人都拥有文化生命。

        关中地缘轴心文明突破

        20世纪德国哲学家雅斯贝斯提出了著名的“轴心文明”说。即在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200年间,四种不同的古代文明分别发生了一次重要的思想变革,这是人类诸文明在世界范围内第一次全面繁荣。

        先民的活动遗迹表明,自大禹治水至今4000余年,华夏文明史就以渭河为轴线翻转辐射,成就了周、秦、汉、唐盛世文明。它所孕育的远古文化和最初的文明,就成为华夏文明的主根和正源,渭河就成为中华文明史的“文化之轴”。

        回溯和追问:关中在中国文明形成与发展中的地位评价。关中文化作为中华文化的发端和主脉之一,其源于炎黄,成于周秦,臻于汉唐,内省于关学,反思于明清,在东西方文明交流融合与历史和现代交相辉映中,却始终丰厚悠久、源远流长;但关中文化在凝结着渭河文化优秀品质的同时,无疑也要因袭和承担它的沉重与不幸,便集中体现了它的后进与偏颇,是否出现了僵滞呢?

        深思与省悟:渭河文明在黄河文化形成与发展中的作用。渭河整体上是属于黄河的,但毋庸置疑,黄河文化的主根是缘于渭河文明的。渭河在文化上是主流,它与陕西潼关以下的黄河流淌方向一致,在中国中部形成了一条中华文化的轴线。

        认知与超越:关中地缘文明突破的内涵阐发。关中地区是人类与自然相处最长久最深厚,人地相互作用记录较多与较有代表性的地带。儒家文化又具有地理依赖性,它因自然生态原因,只能在渭河流域和中原地区展开。这样就出现了关中东西互动的地缘轴心文明。作为载体的“渭河流域”不是一个单纯的地域概念,而是一个与渭河相关的包含经济、政治、思想、意识等层面交互作用的关中地缘统合体,不仅深刻改变了关中地域本身,也深刻改变了黄河流域及其文化生态。

        轴心时代的文明,似乎都是经过了一种超越式的突破。这意味着中国、印度和希腊三种文明在这期间都以“突破”其早期文明为前提,并开启了各自文明后来的发展方向,从而形成了不同的文化模式。事实上,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这种认知程度的转变,往往以思想与观念的变革为表征。只有超越突破,才能使文明延续并进入新的纪元。关中是中华文明积淀较为深厚的地方,走到今天,则迫切需要突破时代变迁和发展模式转变的难题。

        黄河文化轮回复兴

        中华民族起源,关键在于黄河流域的灿烂辉煌。中华文明史,其实质就是黄河流域的文化经济思想发展史。在周朝至北宋的2000余年内,则形成了多个黄河文化中心,促使黄河文化经济几度创新、轮回与复兴,使得中华民族一次次地回到黄河文化的源点,以及在此意义上价值认同的追问,从而不断汲取精神力量和生态哲学智慧。

        黄河文化轮回复兴的脉络源头与历史进程的价值认同。黄河文化记载着从部落到国家,从帝制中国到家国天下;从危亡到再生,从崛起到复兴,从转型中国到创新中国的全过程,可以体会到这种黄河大一统文化的认同感与优越感的正面效应。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向心力的民族,这种凝聚力和向心力,在很大程度上源于黄河大一统文化的高度认同。

        黄河文化轮回复兴的精神动力揭示。黄河文化彰显的是一种国家文化,是中华文明中最具代表性、最具影响力的主体文化。黄河文化是一种大河文明,其蕴含的持续活跃着的变革精神因素,与人类早期几大文明相比是较为突出的。同时,由关中地缘轴心的文化精神突破所奠定的黄河文化根基以及传统的价值体系,始终还没有从根本上被超越,正是由这一时代所奠定的文化精神,仍然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原动力。当前,随着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国家战略的确立,黄河文化的再次勃兴已成为历史的必然。

        黄河文化轮回复兴的生态哲学解析及其意义。黄河文化孕育了人类文明,人类社会文明积淀了黄河文化生命。黄河文化中蕴含着丰富的生态智慧,倡导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和谐共存。其中“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致中和”等理念,则体现着黄河文化的深刻生态哲学阐释意义。

        综上所述,人类文明的肇始和创造以及文化的发生与发展,总是与水有着深厚的渊源。而其文明形态的演进过程,核心则是人与自然关系的不断重塑所产生的思想脉动。

        黄河,既是自然的存在,又是文化的存在。正是自然与人的依恋与纠葛、亲近与冲突,造就了一部悲哀与壮阔相融的黄河史。自然的危机与人文的危机,不断催生着人们批判性和创造性的精神变革活动。因而,在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的中国,春秋战国时期孔子、老子等思想家的出现及诸子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开启了中国思想史,其主流思想在与社会的互动中,在与外来文明的融合中,不断演化发展着,并成为中国思想史的主要线索。

        我们正在经历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文化再次被轴心文明突破的精神火焰所点燃,这既是自古以来轴心文明屡次外溢变化的必然,也是重新开始新时代的先机,且意味着文化上将有新的超越和突破。当下追溯中华民族轴心文明的起源,既是关中地缘文明的再次突破与黄河文化的轮回复兴,也应该是开启新时代文明勃兴的一场思想启蒙与解放的前奏。

      thread
      Processed in 0.428(s)   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4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