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画艺术

      鲁少飞:中国现代漫画“鼻祖”

      作者:颜庆雄2023-06-06 07:52:30 来源:美术报

        《时代漫画》创刊号封面

        提起“鼻祖”这个称呼,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也都明白它的意思,一般来说,某一个行业、某一个学派、或者某个一领域之内的创始人、奠基者,会称之为“鼻祖”,在中国漫画界,鲁少飞正是被誉为中国现代漫画的“鼻祖”。

        我们一提起中国现代漫画,都会想到丰子恺、华君武、张乐平、丁聪、叶浅予、廖冰兄这些耳熟能详的漫画大师。万万没有想到,这些漫画大师当初都是在鲁少飞主编的漫画杂志中发表作品被发现,被培养并逐渐成长起来。往事总是被岁月的尘埃所覆盖,尽管在上世纪50年代以后的媒体上,鲁少飞的名字就很少出现,但他却是中国漫画发展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是中国漫画界几代人公认的领路人和伯乐,华君武后来把他尊称为“祖师爷”。

        早期的鲁少飞可谓是当时漫画界叱咤风云的人物,他创作的鼎盛期是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那时的上海可谓是中国现代漫画的策源地,新技术的引进、新思想的冲击、动荡的时局和消费社会的兴起都给漫画家们以极大的创作热情和创作灵感。1927年他与叶浅予等人在上海成立我国最早的漫画团体“漫画会”,出版了个人漫画集《北游漫画》。鲁少飞在这一时期不仅创作了大量漫画,还留下了诸多文字,其中最盛者当属他和张光宇等人主办《上海漫画》周刊,自己撰写文字描述封面漫画,这种“图文合一”的方法从第一期一直延续到第四十五期,这些文字均述之以诗歌形式,每一篇写意诗歌都充满了惊叹号,成为解读他和管窥以前上海都市生活的一扇窗。

        1934年1月,由鲁少飞主编、上海时代图书公司出版的《时代漫画》在上海正式创刊,直到1937年6月因抗日战争即将爆发而停刊,一共发行了39期,这是当时发行时间最长、数量最多,影响力最大的漫画刊物。值得一提的是,在他任《时代漫画》主编的时候,联络和培养了一支一百余人的漫画队伍,还创立中国美术刊行社,办起漫画函授班,培养了一代漫画作者。毕克官主编的《中国漫画史》一书中曾这样评价:如果没有《时代漫画》,许多漫画家就根本不会成为漫画家。

        鲁少飞曾说过,“漫画是为良心、为正义活着的,为公道拿画笔是我们的天命”。作为主编的他自然在这阶段创作出不少讽刺漫画,《时代漫画》封面几乎三分之二是他的亲自创作,特别是发表在1936年2月的第二十六期封面的彩色漫画《晏子乎?》,更招来了停刊之祸。

        漫画《晏子乎?》画面中,富士山下,樱花树前,一个矮个儿、笑眯眯的中国人,面对一个高大的日本武士,卑微神态跃然纸上,因为外交部长许世英,其人矮小,绰号“矮子”,这是讽刺蒋介石搞“攘外必先安内”的外交妥协政策,对日外交软弱,这幅漫画讽刺的就是这种嘴脸。当局认为《时代漫画》犯了“污蔑政府”、“妨碍邦交”等罪名,勒令停刊并罚款,因此停刊三个月。第三十期封面又因讽刺老蒋,鲁少飞差点再陷囹圄……但鲁少飞不怕惹事,他坚持“有不平我们就要讲话,有丑恶我们要暴露,有战争我们要反对”,一个漫画家的浩然正气跃然而生。

        1936年鲁少飞与叶浅予、张光宇等人发起组织“全国漫画家协会”并于11月在上海举办了第一届“全国漫画展览会”,轰动一时。抗战全面爆发后,他在上海发起成立中国漫画救亡协会,组成声势浩大的漫画大军,与敌寇进行了“殊死的漫画大战”。并主编机关刊物《救亡漫画》,创刊号以《漫画战》为题,呼吁漫画界联合救亡,“漫画救亡协会不得不从事游击的漫画战……”上海沦陷后,他旋即奔赴广州编绘《国家总动员画报》向民兵宣传坚持抗战。此时,鲁少飞是中华全国漫画作家协会战时工作委员会委员。1939年他应萨空了(20世纪中国杰出的新闻工作者、新闻出版家)的邀请到《新疆日报》任美术编辑。仅在新疆短短的三年多时间,鲁少飞就创作了上千幅漫画,创作数量应为当时全国漫画家之最。

        1943年初,鲁少飞离开新疆,来到兰州作暂时停留,当时的兰州,文化闭塞,政治气氛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张治中派人创办了《和平日报》,报社委托鲁少飞画了连载四格漫画《马二哥》,这一系列漫画作品主要展现了兰州普通劳苦民众的艰难生活,讽刺了“纳税”、“抓壮丁”等怪现象。1944年,他用国画和漫画结合的手法,画了一批他在新疆所见所闻的当地风情作品,在兰州励志社举行了画展,后来又把这些作品寄到了重庆举办展览,令内地观众眼界为之大开。

        不经意光阴蹉跎,鲁少飞一下子在兰州竟然呆了五年,当代甘肃漫画家苏朗称“鲁少飞在兰州的漫画创作,无疑是为甘肃漫画事业拓荒,让民众认识了漫画,逐渐了解漫画的作用。”可以这么说,他从35岁到45岁的十年就是在大西北度过的,也是这位漫画家最能出作品的十年。

        1949年新中国刚成立,鲁少飞离开兰州回到阔别十多年的故乡上海,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又是得到萨空了的帮助,于1950年到北京,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当了一名美术编辑,搁下了从事三十余年的画笔,“述而不作”,埋头“为他人做嫁衣裳”,过着默默无闻、与世无争的生活。

        如今,作为“漫画鼻祖”的鲁少飞或许真的被人淡忘,2022年7月出版的第二十五期上海《新民周刊》封面报道《时代的漫画,不变的初心》一文中,浓墨重彩写了“丰子恺与张光宇、张乐平与叶浅予、丁聪与华君武”,遗憾的是只有三处提及鲁少飞名字的一言半语。虽然如今很少有人知道鲁少飞其人往事,但他在苦难中忧国忧民的情怀,执着于漫画的坚韧,却永远记忆在中国漫画家心中。

        (作者系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理事、主任编辑、漫画家)

      thread
      thread
      Processed in 0.045(s)   7 queries